晓山青

暂时还没有成为一个写手。

【PU】人间永恒

*小段子 800字
*脑洞是前天晚上的一个梦

列车的前照灯划破巴尔干半岛浓稠的夜色,地中海岸的群山万壑在车窗外起伏着隐约的轮廓,如同在爱琴海母亲的怀抱中酣睡着的婴孩。

坐在窗前的樊振东扫了眼手表,00:38。不大的双人车厢被装修成浓郁的哥特式风格,朦胧的月色穿过镂空的床帘落在周雨沉睡的侧脸上,樊振东盯着他看了一会,又扭头去看黑漆漆的窗外。

“我们去希腊吧。坐火车去。我想去看巴特农神庙。”这是那场激烈的争吵之后,周雨和他说的第一句话。没有思考这究竟是和好的让步还是告别前的欢愉,樊振东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他。横跨亚欧大陆的专列要九天十夜才可抵达,漫长的旅途中,两人像没吵架时一样相处着,谈天、读书、吃饭睡觉。谁都不提未来今后,像是心照不宣,又像是胆怯。

而今夜已是最后一夜了。

樊振东起身走出房间,轻轻带上门,到车厢连接处点燃一支香烟。他其实不懂周雨为什么喜欢希腊。二人刚相识时他还是个十一岁的小孩,十六岁的周雨给他讲西西弗斯的神话吓唬他:“不听话哥哥也罚你永远给我推石头哦!”然后又看着自己懵懵懂懂点头的样子笑出眼泪。众神可永生,降下的惩罚也是永恒,可樊振东不喜欢也不懂。旅行的十夜如此漫长是永恒吗?和周雨认识的二十年是永恒吗?

会结束的都不是永恒。樊振东想。

他掐灭了烟快步走回房间,步伐快得像是怕自己后悔似的。床上的周雨仍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睡着,樊振东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,打开是一对精美的男士对戒。

他躺到周雨对面,把手臂环上他的腰。并不是十几年前那种嶙峋的触感了,是结实有温度,甚至柔软的。樊振东呼吸有些急促,像是在平复心情。火车车体与铁轨碰撞的声音在耳边清晰可闻,他抽出手来把其中一枚戒指戴到周雨修长的无名指上,用自己的右颊去贴周雨的右颊,在他耳边用气音说:

“雨哥……我们结婚吧。”

黑暗中,樊振东感到周雨的手也圈住了他,搂住他的肩膀,紧紧地拥抱像是要把他融入自己身体。周雨唇齿间喷出的气流同他的鼻音浓重的声音一起,如岩浆般点燃了樊振东的耳膜:

“差点就来不及了,傻瓜。”

巴特农神庙在夜色中飞驰而过,却没有人再去注意它。

评论(6)

热度(18)